心理分析:男人们的处女情结

心理分类-家庭婚姻   创作日期-2012/10/22 15:58:19   心灵咖啡   浏览次数-12691

  如果你是个文学青年,那么在你的阅读体验中,一定会对经常出现在情爱小说中的一个句式非常熟悉--“她失去了一个姑娘最宝贵的东西”.这“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呢?不用我点破,大家都心领神会,就是那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女儿身”。


  “哪儿的人最在乎处女?”如果有人在全球范围内做一个这样的调查,相信中国人肯定能进前三名。


  处女情结绝不仅仅是娶个处女做老婆这么简单


  过去一提男人的处女情结,大家就觉得是老生常谈,“不就想找个处女结婚吗?心理变态”!也许有些女读者一听这个就嗤之以鼻。其实,问题远不是那么简单,处女情结对中国男人来说是深入骨髓,他不仅仅表现在想娶一个处女作老婆这个单一的问题上,还四处蔓延,广为渗透,影响了中国男人情爱心理的方方面面,比如关乎男人的面子问题,比如只想找不如自己的女人,拒绝比自己优秀的女人,比如怕戴绿帽,再比如当下某些成功男士喜欢“老牛吃嫩草”,爱找跟自己女儿年龄一般大的做情人或配偶,甚至在性方面出现种种的障碍,似乎都可以从处女情结这个源头上找到答案。


  中国人的处女情结不仅根深蒂固,且源远流长。在古代,“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跟现在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一样深入人心。据说,那个时候,大户人家不仅娶妻娶处女,养婢纳妾也得要求是处女。在民间,即使一个男人穷困潦倒家徒四壁,讨个老婆是否为处女也是首要条件。“水不厌清,女不厌洁”成为中国封建社会约定俗成的一种普遍心态。哪怕到了21世纪的今天,哪怕是80后出生的小男孩,也都会在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企盼在“洞房花烛夜”娶个纤尘不染的处女回家。我看到有个调查,说中国男人当中有处女情结的几乎占到了60%以上,这个数据不知道是否有夸张的嫌疑,前不久还有调查显示某些中学生还自己乳臭未干呢,也做起了“处女梦”,希望自己将来的另一半在新婚之夜还“白璧无瑕”,你说可笑不可笑?


  一位心理学家曾说,中国男人的处女情结一旦表现在婚姻问题上就像个专制的暴君:我跟一个女人结婚,不仅娶的是她的今天,也要娶她的过去,还要娶她的明天。它的潜台词就是,我要找的这个老婆不光在新婚之夜要奉献出她的第一次,婚前即使未曾相识也得为了我这个尚未出现的老公守身如玉,将来我死了她还得无条件为我守寡终身!


  其实处女情结,不光中国男人有,日本著名情爱作家渡边淳一的作品《男人这东西》中有专门一章提到了这个问题,日本男人的处女情结也很重。可见,在东方这样大男子主义盛行的国度,男人在内心深处总是渴望成为他女人的最初的男人,这便是我们所说的处女情结。在传统婚礼上,新娘身披洁白无瑕的婚纱,象征着她奉献给爱人的内心和肉体与她所披的婚纱一样纯洁无瑕。因此断言,男人喜欢处女,是一种对纯情的向往,对美好的追求。其实,这是一种严重的误读。


  在家里男人要女人守节,跟在朝中皇帝让臣下尽忠是彼此对应的


  男人的处女情结,古老而神秘,既是传统的大男子主义思想的一种延伸,认为跟我过日子的女人必得唯我独尊从一而终;又是随意支配女人改造女人,将女人视为战利品的雄性心态的流露;尤其在中国,处女情结产生的一个历史原因,跟长期以来女性的社会地位低,和中国历代提倡的女性节烈观息息相关。对此,鲁迅先生在他写的《我之节烈观》一文中有关非常精辟的阐述:“古代的社会,女子多作为男人的物品。或杀或扔,都无不可;男人死后,和他喜欢的宝贝,日用的兵器,一同殉葬,更无不可。后来殉葬的风气,渐渐改了,守节便也渐渐发生。”“此后皇帝换了几家,守节思想倒反发达”.


  鲁迅的看法可谓一针见血:“皇帝要臣子尽忠,男人便要女子守节”,二者之间原来有着如此一脉相承的联系!仔细想来,在家里男人要女人守节,跟朝中皇上让臣下尽忠原来是彼此对称,遥相呼应的一回事。


  做臣子的为了在皇帝那儿混口饭吃自然要听人家的,谁叫皇帝是CEO,他是打工的?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腿也软,所以中国的男人们在外面整天要对皇帝下跪,受了一天的窝囊气,回到家里就要找个出气筒,否则人还不给憋出神经病来,于是中国的女人们就倒霉了,每天夜幕降临,她老公回家,她该“上朝”了,“朝见”的不是天下那个皇帝,而是家里那个皇帝。中国古代,妇女地位低,原因就在这,因为他的男人们每天出门要见各种帝王将相、顶头上司,是鞠不完的躬,点不完的头,赔不完的笑脸,为了心理平衡,他就摇身一变,回家要称王称霸,要在自己的老婆孩子面前当个天王老子。这叫“角色转换”,于是,君臣关系延伸到了家中。在朝廷里的臣子变成了家庭里的皇帝。同样,臣子须对皇帝尽忠也顺理成章为妻子要对丈夫尽忠,但这种尽忠非常不平等,都是单方面的,臣子对皇帝忠心耿耿,但皇帝对臣子却无须全心全意,高兴了就用你,不高兴随时骂你,惹急了还会把你炒鱿鱼让你走人,碰到一两个脾气大难伺候的搞不好还把小命给赔上。家里亦如此,妻子对丈夫一心一意,但丈夫却可以三心二意,今天娶了你,明天说不定还会带个二奶回家,后天再去出门找个小三,你不仅得忍气吞声,还得表现出一副“海纳百川”的胸怀。


  这就是中国历代女性的悲剧!


  中国古代,每当王朝末日或者战争来临,男人们首先想到的不是力挽狂澜,或者奋起自卫,反倒先惦记起自己身边的女人来,惦记她什么呢?不是想着怎么保护她、关心她、使她免受伤害、免受凌辱,而是变本加厉地让她保持贞洁。所以前面心理学家的分析在这里就找到依据了,男人结婚找处女,死后让妻子守节都是“一条龙”的思想,处女是前提,守节是延续。


  本质上都把自己的女人当成了随意支配的附属品。


  “老牛吃嫩草”其实是男人不太自信的一种表现


  这就是中国男人处女情结产生的深层原因,他不仅渴望长期占有自己的女人,也妄想任意支配她们,使唤她们。倘若进一步分析,男人对处女的向往背后似乎还有一种潜在的自卑感在作祟。这两者心态看似相反,却同时纠结在一起。对此,在《男人这东西》一书中,渡边淳一也是持类似的观点:“当我们开始探索推崇处女性的男人的内心世界时,我们会发现其中隐藏着一种深深的不安。男人无法忍受在性方面被女友同她以前的男友或丈夫做比较,这与男人在性方面缺乏自信有关。”往往外表看上去越“老实”,越“传统”的男人越有这种不自信。


  心理分析:男人对处女情结的执拗,实际上反映了男人一种潜在的择偶心态:男人要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充”强者,否则,他就会产生被轻视被嘲弄的心态。过去都说,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这个顶梁柱不粗,不硬,力度不够,房间就会坍塌。所谓“粗”和“硬”就包含男人外表的强悍,也包含男人的财力,同时也暗含着男人“那方面”的大小、硬度和力度。如果男人在“那方面”天生不够“大”,他就不敢在女人面前炫耀,只好退而求其次,找个年纪轻一点、经历少一点、经验缺一点的女人,这样就可以实行“愚民”政策,反正你什么都不懂,那我也装聋作哑,就像某些极权国家,统治者本身就不自信,怕老百姓知道太多,就搞坚壁清野,消息封锁,结果老百姓被洗脑以后,也就乖乖听话了,你要求不高,他也就乐个清闲。男人的处女情结有时候就是掩耳盗铃的结果。


  我曾经提到过,一部分中国男人很小就跟母亲亲密,跟父亲疏远,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恋母情结”,有“恋母情结”的男人往往同时也有“处女情结”,为什么会这样?第一,母亲在孩子眼中,尤其是男人眼中是“贞洁”的象征,这点跟处女相仿;第二,有恋母情结的男人由于在精神方面尚未断奶,他们大都不懂得如何跟异性接触,在女人面前往往不够自信,为了掩饰这种不自信,他们反倒拒绝一些经验丰富的成熟女性,喜欢经历趋于简单的青春女孩,处女则让他们看到了曙光。所以,男人的处女情结跟恋母情结其实是一回事,只不过是一个形态的两个方面而已。


  对此,渡边淳一在书中有一点分析非常到位,他说:“男子一旦产生诸如‘这女人该不会试过很多花样了吧,或’也许她以前同比我更行的男人相爱过‘或’会不会觉得我很笨拙‘这类观念,那么他的身体便会自然而然地受这些强迫观念影响而变得不听使唤。”无疑,这是让男人来说最为羞耻和丢面的事。中国男人更是如此,没车没房没老婆无所谓,就是不能没面子,面子像一个无形中存在的太上皇,几乎主宰了男人一生的命运轨迹。某种程度上,中国男人就是一种“面子动物”,为面子而活,为面子而拼,甚至为面子而死。


  我看过一个报道,近些年男人在性方面的障碍越来越多,大多数都是心理因素造成的。除了工作压力大之外,还有一条原因值得重视:那就是男人如果遇到经历比他曲折,经验比他丰富的女人,在床上不太容易找到自信,甚至会“雄风不再”“武功尽失”.反倒在一张白纸的处女面前,男人就像一支沾满油墨的笔,跃跃欲试。越老的男人在那方面越不自信,他就越需要一个年轻的女人掩盖自己,所以男人岁数越大,反倒越喜欢找年轻的女人,核心要素就在这,他不是太过自信,而是太不自信。否则,女人四十如狼似虎,老头子又不是武松,如何抵挡得了?不如找个像女儿一样的恋人,一方面找回父亲的尊严,另一方面做个遮羞布。反正太过年轻的女孩在性方面还不太开窍,那方面的需求尚未充分开发,直接接管,方便又省事。


  不过这里我要强调一点,男人喜欢找处女,想娶处女并不代表男人最爱处女,这是两个概念。男人最爱什么样的女人呢?那就是男人最爱一种思想上深藏不露、性格上捉摸不透、行动上飘忽不定的女人,我把这种女人称之为“三不女人”.男人是一种把爱情和婚姻区分得很清楚的理性动物,爱情方面男人最爱“三不女人”,婚姻中男人却倾向于找一个相对比较简单、好驾驭的女人做老婆。


  这年头,热衷于“老牛吃嫩草”的男人越来越多。曾经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里面总结了“老牛吃嫩草”的16条好处,其中说到:老牛的牙口和消化都不好,需要吃嫩草;嫩草的营养比较丰富,老牛自然爱吃;嫩草比较贵,只有老牛才吃得起;别的老牛都在吃嫩草,剩下的老牛不吃、或者剩下的嫩草不让老牛吃的话,显得不够与时俱进;老牛消化不好,嫩草被老牛吃了以后还能全身而退,顺着牛粪出来,不久就是一棵更加花枝招展的嫩草;老牛守着一丛嫩草,就算吃不了,也能表示他很有面子。说来说去,“老牛吃嫩草”无非就是老牛腿脚不灵了,啃不动了,加上嫩草新鲜昂贵,男人一方面遮了羞,另一方面又有了面子,自卑加自我炫耀的双重心理使得老牛们热衷于对嫩草的“挖掘”作用。


  “老牛爱吃嫩草”也是老男人“采阴补阳”的一种生理需求。人老了,不仅老眼昏花了,腰板也不直了,腿脚也不灵了,如果这时候有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相伴左右,天天嘻笑逗乐,那对于夕阳西下的老人家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对于不甘其老的成功男人来说,第二春就会再度焕发,有人说嫩草对于老牛是大补之物,益寿延年;老牛吃了嫩草,会挤出更加营养丰富的奶来,因此中国的古人又常以“一树梨花压海棠”来形容这种“老牛吃嫩草”.据说北宋著名词人张先早年以连续写出“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压卷花影”,“柳径无人,坠飞絮无影”被当时的词坛戏称为“张三影”,谁知到了晚年,创造力衰竭,再也写不出什么东西来了,于是在80岁那年又娶了一个18岁的小妾,这一娶不打紧,这颗文坛老树又开出了新花,他的好友大文豪苏东坡前来祝贺,就写了首诗调侃道:“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梨花指的是白发丈夫,海棠指的是红颜少妇,一个“压”字道尽床上无数风流!到了后来,“一树梨花压海棠”就成了老夫少妻,亦即“老牛吃嫩草”的委婉说法。连俄罗斯著名作家纳博科夫当年描写一个中年男人恋上豆蔻少女的禁毁小说《洛丽塔》介绍到中国来,也被好事者译成了“一树梨花压海棠”.


  当然,前提是嫩草心甘情愿的被老牛吃,否则一旦嫩草嫌弃起老牛来,那就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支红杏出墙来啦!所以,男人所谓好吃嫩草,喜欢处女,其实也有怕戴绿帽的潜在恐惧。


  青山不改,绿帽长留。个人认为,中国古代的婚恋史,实际上就是男人不断出去风流快活,也是女人不停地给老公戴绿帽的历史,男人越爱出去花,老婆红杏出墙的几率就越大,二者相辅相成比翼双飞,“绿帽”似乎就是男人风流必须付出的代价。于是,为了避免绿帽横飞,男人对女人的要求就越来越变本加厉,包括对贞操的严防死守,对烈女的大加褒扬,对处女的极力讴歌。说来说去,男人怕戴绿帽就是怕对老婆的完全失控,这在过去视妻子儿女为男人私有财产的封建社会简直是奇耻大辱,因为,她是对男性自尊的极大挑战。男人这种对戴绿帽的恐惧甚至体现在日常生活中,比如一旦吃起醋来比女人还过份,还吓人。


  曾经有人问我,男人和女人谁更爱吃醋,我的回答--表面上看是女人,最可怕的却是男人。女人吃醋就像雷阵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即使是公认的醋坛子,被打翻了也只是洒了一地,只要男友(丈夫)认真清理,还是能够打扫战场收拾残局的。倘若是女人惹得男人醋意大发,后者不吃则已,一吃往往会“吃不了兜着走”,此时挥之不去的醋意就会演变成化解不开的敌意,最后,暴风雨就要来临了,直搅得天翻地覆甚至血流成河。古今中外这种例子比比皆是,男人吃起醋来不仅会械斗,还会出人命,甚至会引发战争。


  比如俄国大诗人普希金,就因为吃醋吃昏了头,最后竟和情敌决斗,不治身亡;比如明末将领吴三桂,由于误听传闻,以为自己精心泡下来的“小蜜”陈圆圆跟了农民起义军领袖李自成,于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一吃醋,竟把江山拱手让给了清兵,最后沦为汉奸,落了个遗臭万年的下场。至于吃醋引发战争,比较著名的案例就是《荷马史诗》中记载的特洛伊战争,斯巴达王后海伦跟着特洛伊王子私奔,斯巴达国王一怒之下,把一个国家的醋都打翻了,于是向特洛伊宣战,一场长达十年的旷日持久的战争就此拉开了帷幕。


  有人分析,这种动不动就把“醋坛”变成“拳坛”和“武坛”的男人其实是极端的不自信。


  从心理学来分析:属于典型的偏执型人格障碍,对于爱情缺乏安全感,对于爱人有强烈的占有性和排他性,宁可鱼死网破,也决不容许他人介入。女人嫁给这样的男人不仅找不到安全感,反而时时生活在恐惧和噩梦之中,所以,提醒天下的女人们,一定要睁大双眼,看看身边的爱人是不是属于这种报复心极强的男人?如果是,就像远离瘟疫一样远离他。一旦这种人因爱生恨,后果不堪设想!


  可见,男人的处女情结,表现形式可谓多种多样,不是结婚只想找个处女那么简单,有时候,交往阶段对方太过主动、热烈,不够含蓄、矜持,也会把他吓得“落荒而逃”.


  一位女作家跟我说起过一件相当荒唐可笑的事。她认识的一个女孩子因为是处女,在热恋期间她的男友竟然害怕承担责任,拒绝跟她上床。


  这件事初初听起来很奇怪,不都说中国男人有处女情结吗?为啥当处女主动投怀送抱,受宠若惊求之不得的男人反倒临阵退缩了?


  心理分析:男人希望将来娶的那个人是处女,却害怕一块玩耍的女孩子个个都是处女,“责任太可怕了”,要他对过往的女友负责的话,他做不到。跟一般女子逢场作戏,爱就爱了,做就做了,散就散了,谁也不欠谁。可是对方要是个处女可就糟了,亲热过后,把脸贴上来,一声轻轻柔柔的“亲爱的,我是你的人了”,顿时像用蜘蛛丝缠住男人,让男人有种插翅难逃的感觉。那个女孩的男友一定害怕被缠上,所以才拒绝跟她上床的。


  看来中国男人根深蒂固的处女情结是和婚姻捆绑在一起的,如果暂时扔下婚姻这个包袱,男人有时候见了处女,反倒躲得远远的,因为逢场作戏的男人们最怕承担责任!


  有时候想想,男人真的是一种非常可笑的动物,他一方面要求跟自己结婚的女人是处女,一方面又在内心幻想全天下的女人都是妓女,另一方面又奢望自己喜欢的女人在其他男人面前是烈女,偶尔还会希望自己不爱的女人也傻傻的做个一心只想着他的痴女。


  有时候男人又很贱,如果一个女人太爱他认识他不久就主动把贞操献上,他会像江姐鄙视叛徒甫志高一样的看不起她,觉得她太随便不像圣女贞德,太便宜缺乏收藏价值;如果一个女人太自爱认识他许久还坚守处女的岗位,他又认为她太死板就像修道院的院长嬷嬷,太僵化好比是马王堆的出土女尸。


  男人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不可理喻。


  男人最想娶的女人是公主,最不想娶的女人是女王


  这种处女情结的根深蒂固甚至导致了男人经常“有眼不识金镶玉”:记得有一次我去做一个财经节目,现场来了不下十个女强人,她们不仅是事业辉煌的职业女老板,而且无论是外貌气质身材都不输于任何明星模特,可感情生活无一例外不处于感情荒芜的状态。主持人很纳闷,现场问了我一个问题:为什么外貌、学识、才气如此顶呱呱的优秀女性找不到另一半?是男人都瞎了眼?还是女人都挑花了眼?


  我认为两个原因都有,我曾经分析过中国男人和女人截然相反的两种择偶心理:女人喜欢“仰视”,男人习惯“俯视”--对女人来说,无论她再优秀,她还想嫁以个比她更优秀的男人,用一句唐诗来形容,女人的择偶好比是“举头望明月”;男人正好相反,他哪怕再无能,他的择偶也是一种“俯视”心理,喜欢在比他弱的女人堆里找,若用另一句唐诗来形容,那叫“一览众山小”.


  心理分析:这不代表男人都想找最差、最丑、最穷的女人。面对美貌、聪明、多金的女人,男人也会动心。不过,这其中,大多数男人最想娶的女人是公主,最不想娶的女人是女王。别看都是王室出身,其间可是千差万别。公主又年轻又美貌,个性单纯,行为乖巧,贤良淑德,且家世还不错,搞不好对男人的事业还有促进作用,要说缺点,顶多有点任性,偶尔耍点小姐脾气,只要男人哄一哄,还不乖乖倒入你怀中做个小宠物?哪个男人不喜欢小鸟依人?公主型的女孩正好满足了男人的这种大男人需求。有一阵子,奥黛丽-赫本成了全世界男人最想约会的对象,最想娶回家的老婆,还不是因为她演了一部《罗马假日》,演了一个偷偷跑出去跟记者瞎逛的公主?里面的赫本,一头俏丽的短发,一身雪白的长裙,就像一个圣女一样冰清玉洁。据说《罗马假日》上映以后,很多男人都幻想赫本身边的那个记者不是格里高利-派克(影片中记者的扮演者,好莱坞著名影星)而是自己。这种“公主情结”说穿了也是“处女情结”的一种外延。


  女王就不得不了,身份高、地位高、收入高,但同时,气势高、胃口高、要求更高,男人面对这种女人呢,没法“一览众山小”,相反,他得“举头望明月”,久而久之,男性的自信、自尊、乃至自由都会遭到“毁灭性打击”,这也是为什么男人大都不爱接近女强人,不爱追求女强人,更不敢娶女强人回家的原因了,一句话,他很难搞定。男人骨子里总想当老大。哪怕在外面当领导,回家也要当领导,宁愿当驸马,也不愿当“王的男人”.事实上,真正的强者是外面领导别人,回家被太太领导。相反,在中国,有那么一批不怎么自信的男人,或者说也不怎么成功的男人,在外面没机会领导别人,回家非要“打肿脸充胖子”,在谁面前充胖子呢?肯定不敢在财大气粗的女王面前,只好找个啥都不懂的黄毛丫头。


  香港著名情感女作家张小娴有篇文章叫《男人要的三份礼物》,里面说到“男人最喜欢的礼物只有三份:1、一顶高帽。不时向他送上一顶又一顶的高帽,称赞他、崇拜他。2、仰慕的眼神:即使他做了一件很笨的事,你还是送上这样的眼神给他。3、生命的安慰。让他知道,你会与他同甘共苦,你是他心灵的安慰。他收到这三份礼物,就会送你很多礼物。”张小娴说的这三份礼物里面,前两份都说的是对男人精神上的崇拜和认可。这两条“迷魂汤”做好了,时不时给他灌一下,男人就会找不着北,这也是对付某些内心自卑却要硬冲强者的男人们的心灵抚慰剂。(文/曾子航)

我来评论共有[11]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