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获得安全感?

心理分类-网友原创   创作日期-2013/2/21 16:34:05   心灵咖啡   浏览次数-9720

  有一个新精英的学员,她在她生命中间最漂亮的年华:她高挑漂亮,有一个如果她愿意可以一辈子不用工作的家境,偏偏她还有一个很让人羡慕的工作,半年努力下来,小有所成。这样的女孩子,应该是世界上最有安全感的人。

  可惜她并不是。她最近总在谈恋爱,找了一个又是一个,每次都草草收场。问为什么?她说,我只是想找一个人陪。我觉得内心没有安全感。我希望找到一个给我安全感的人,他应该在物质和精神方面都能够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给我很好的安全感。

  怎么样可以获得内心的安全感?我给她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叫做刘丽,今年29岁,是厦门一家洗脚城的洗脚妹。她高中学历,家境贫寒,来自安徽农村,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刘丽每天工作12小时,收入2-3千元。她没有什么姿色,也没有什么积蓄,从事着一份越老越吃力的工作。总之,从理论上来说,她应该是那种,世界上最没有安全感的女人。

  但是就是这个洗脚妹,7年来每个月除了自己几百块的生活费,其余的钱全部资助着100多名贫困中小学生。而这些钱足够在厦门买一套小户型的首付,让她安心心的过日子。为了赚钱,她会没日没夜的加班,但是每个月总有两天,她会请假乘坐公交车去看望受助学生,帮助他们解决各种生活困难。她还是一名公益爱心组织的发起人,她建了三个QQ群,和数百位志同道合的爱心人士一起助学。她13岁时因为家里贫困辍学打工,深知学习对命运的改变。现在,她也是一名学生,她报名了远程教育,攻读工商管理大专专业。在这个物欲横流,人人自危的今天,这是怎样的一种强大与坦荡,她的心里,需要多么强大的安全感!

  但洗脚妹刘丽,是如何开始这个旅程的?

  刚刚开始做洗脚妹的时候,刘丽都不接受“我从小到大都是年级第一名,怎么出来工作就是去按别人的臭脚丫子。”第一月的工资是1800块钱,刘丽把1500元寄了给家里,希望父母亲可以宽慰一些。却遭到了父母亲的痛骂“村里面有人说你和别人睡觉赚钱,是不是真的?”刘丽不敢告诉他们真相,告诉他们也不会懂,刘丽只好骗他们说,“我在服装厂工作。”

  洗脚城有好人有坏人,这个20岁的女孩子必须学会每天面对一些突发的恶意,应付着家人的猜测,每月给家人寄去大部分的钱,支持弟弟妹妹的读书。两年过去,她的家境慢慢变好,家里盖起了房子,弟弟妹妹也开始上学。但是就在那年春节回家时,刘丽的父母由于女儿的“不光彩”工作,竟然把她赶了出来。这让刘丽彻底崩溃了。“在外面受苦受累不管怎么样,我都可以接受。因为我还有一个家,我家里需要我。可是听到我爸妈这些话的时候,我真的我连死的心都有”.她不是委屈,而是绝望。刘丽想到了死,她准备好了刀,却一直没有划下去。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你在外面的世界,打拼得背上伤痕累累,你磕磕碰碰回到你认为最安全的地方,却被最亲的人一刀刺中你心房正中,最痛最脆弱的地方?那一年春节的刘丽正经历这样的痛苦,她的委屈,她的无奈,她对辍学的痛心,一起涌上,要彻底把她毁灭,把她多年唯一的安全感毁灭!如果你是刘丽,你会怎么做?

  不知道是怎样的一转念?刘丽在那一瞬间做了一个决定,她在接下来的7年会无数次的感谢这个决定,正是这个决定让她彻底成为生命的主人:“我还不能死,我弟弟妹妹还要读书。我要让村里面出两个大学生。”刘丽放下刀,抬起头,开始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从01年开始,她联系了家乡里面的的穷困的孩子,她开始收集衣服,攒钱,一开始是自己村里面的,后来慢慢到厦门附近的孩子,一直成为今天这个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坚定地给予许多孩子改变命运机会的,有着一双关节变形、长满老茧的手的洗脚妹刘丽。

  在《小崔说事》中,崔永元问她:“当你这的份爱意是怎么来的?”刘丽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在我四年级的时候,我是年级第一名。我要上台去面对整个年级演讲,那是我一生最骄傲的时候。但是我很害怕,因为我没有鞋子穿。我穿了一只我姥姥的鞋子,穿了一只隔壁姥姥的鞋子,一只蓝色的,一只绿色的。但是我没有打赤脚上去。我很害怕别人看到我穿的那双不一样的鞋子。可是不管怎样,我还是穿上了鞋子,我站上去了。这样的恩情,我要延续下去。”

  你可以在网站找到这个让人尊敬的女子,她素面朝天,她宁静幸福,她安全安详。她说:“我要赚很多很多的钱,让村里读不起书的孩子都能上学”.

  听完刘丽的故事,你会想到什么?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生命中间的安全感是如何获得?如何被摧毁,又是如何重新建立起来的?

  你有没有注意到,安全感不是从别人身上要什么,而是内心深处,一种被需要的感觉?

  你有没有注意到,安全感不是从别人身上拿到些什么,而是为这个世界给予些什么?

  你有没有注意到,安全感是给出来的,而不是要回来的?

  刘丽因为家庭需要她而觉得安全,又因为家庭排斥她而失去这份安全。在她准备死亡的那一瞬间,她幸运地找到了更大的给予的目标:我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村里出两个大学生,把这份恩情延续下去。在这一瞬间,刘丽重新找到了内心的安全与平静。正是这样一种给予的力量,让这个普通女子拥有了那种看淡钱财的安全与从容。

  那些关在心房里,整天盘算别人的人;那些躲在小窝里,整天等待别人打救的人;那些躺在优厚的物质条件之上,惶恐的担心失去的人。 那些内心没有安全感的人,你们能够做些什么?

  如果你真的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你能为此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在自己最恐惧的地方,无条件的去支持一个人,一些人,一群人。支持别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事情,他永远不会失败。

  也许正因为这样,美国心灵女王奥普拉在2008年斯坦福的毕业典礼上说:

  If youre hurting, you need to help somebody ease their hurt. If youre in pain, help somebody elses pain. And when youre in a mess, you get yourself out of the mess helping somebody out of theirs.?

  如果你受了伤,你要帮助他人减轻伤痛。如果你感到痛苦,帮助他人减轻痛苦。如果你的生活一团糟,让自己去帮助其他处在困境中的人摆脱困境。

  安全感是给出来的,不是拿回来的,请你一定记得。

  (文/古典,选自《拆掉思维里的墙壁》)

我来评论共有[4]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