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完美的追求使不同星座走到了一起

心理分类-巨蟹座   创作日期-2013/10/29 17:25:14   心灵咖啡网   浏览次数-1307

  一个幽灵,处女座的幽灵,在世间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世间的一切势力,天秤座、天蝎座、射手座、摩羯座、水瓶座、双鱼座、白羊座、金牛座、双子座、巨蟹座、狮子座,都联合起来了,甚至部分处女座也被裹挟其中。

  有哪一个有完美主义倾向的人不被别人怀疑为处女座呢?又有哪一个处女座的人不被别人骂为“难相处”呢?从这一事实中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 处女座已经被一切势力公认为一种势力;

  ■ 现在是处女座人向人世间公开说明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图并且拿自己的宣言来反驳关于处女座幽灵的神话的时候了。

  为了这个目的,我受处女座人的委托,拟定了如下的宣言,用中文公布于世(并不介意被翻译成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弗拉芒文和丹麦文)。

  我们假使多知道一些事理,对处女座就能少显一分神气

  我们中有多少人体验过早晨醒来时注意到尽管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困难和忧虑,我们还是感觉很美妙,感到活着是很快活的?而过一会儿,我们就受不了了,嚼着必须做点什么。该做点什么呢?那就为处女座说点什么吧。谁让我这个曾误以为自己是天蝎座的射手座向来对处女座有好感呢!

  处女座的孩子实在是太憋屈了,大多是说处女座的人爱挑剔,喜欢指责,终归是难相处的。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即便我们身边有人不小心把出生日期落在[8月23日-9月22日]这个区间,即便TA真的就嫌某件事不够完美而挑剔了你,指责了你,让你抓狂,那这种挑剔、指责也是就某件具体的事而论,这也“对事不对人”的吧。可我们很多人呢,我们干脆把“难相处”的标签直接糊了过去,挑剔的、指责的已经是整个人,乃至真个处女座了,这种“对人(星座)不对事”的做法不太光彩吧!

  这也就罢了,问题是,处女座“难相处”的标签已贴的满大街都是,都成了“2013年十大酷刑”之一,弄得我这个向来对处女座有好感的人也不得不审视处女座,莫非,莫非我身边很好相处的几个处女座孩子都是异类?!

  关于处女座,我有理由认为,我们假使多知道一些事理,对TA们就能少显一分神气。

  星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玩法

  你们知道谁是最“不讲道理”的人吗?在我的生活圈子里,我觉得那就是心理咨询师了。他们只有一个目标--帮助来访者处理心理问题,改善生活质量。为着达到这个目标,他们会利用各种心理学流派的技术、心理疗法,甚至星座也是他们常利用的工具之一,一如他们利用催眠技术那样。

  星座确实是个极有意思的东西,也可以说是个天才的发明,因为它已经把伟大的“自我暗示”技术溶进了骨血里,无需经历询问、诱导、深化等阶段就可以直达催眠的效果。对心理咨询师来说,拿着星座这个工具就像手握一副塔罗牌一样,他们要做的只是找到最适合来访者的玩法,治疗已在其中!

  这也就意味着,星座对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玩法,玩法高明的自然高明,玩法不高明的可能就反受其累了。在这不得不问问读者,你的玩法是怎样的呢?

  就我来说,我的玩法可能也算不上高明,但我选择了最适合我的玩法--我只撷取射手座我愿意相信的特质去认同。按游戏规则,我虽属射手座一派,和处女座并非同门,但处女座的特质“追求完美”深深地打动了我,我一直认为这个特质也应该纳入射手座一派。

  无论工作还是生活,追求完美的意念时刻在我心头萦绕,我的这种欲望是一股与生俱来的冲动,它是建立在很多事儿都令我不满意的基础之上,因而我常为此扎进了深深的矛盾之中。在这恼人的矛盾折磨之下,我少可有一千声的长吁短叹,五千遍的捣枕捶床!我不可避免地陷入了紧张、忧虑、挑剔、指责,并且伴随一次又一次强烈地自怜自艾。

  在荣格看来,这种完美主义倾向是种以情感为基础的情结。

  完美主义情结--我们终究是向往完美的

  那么从科学上看,什么是“以情感为基础的情结”呢?这是特定的心理情境的意象。这种意象不同于意识的通常态度,而具有很强的情感色彩。它有很强的内在一致性和整体性,还有相对较高的自主性,因此它只是有限地受制于意识的心理,在意识领域中像是一个活跃的异己分子。完美主义情结常常能被意志抑制住,但不会彻底消失,而且一有机会就会再度出现,并且以同原初力量同样的力量出现,就像民间故事里的妖怪那样,在深夜喧闹着闯进房屋之中。

  一些实验研究显示,完美主义情结的强度和活动曲线具有波状特点,波长可能是以小时,以天或以周计算。这个复杂的问题至今尚未得到阐明,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情结存在于每一个人的骨血里,只是处女座孩子的波长比TA人可能更短些!

  完美主义情结就如笛卡尔的魔鬼,似乎以顽皮捣蛋为乐。它使人产生口误,使人忘记他要介绍的人的名字,使人带着善意的指导听起来却是指责,使人在肯定别人时反觉着是挑剔,使人在音乐会演奏最柔美的旋律时想发笑,使正蹑手蹑脚走进来的迟到者绊倒椅子,发出声响。它们使我们在葬礼上向哀悼者表示慰问时说出庆贺的话,它们是所有这些荒唐事情的策动者,让一切本该完美的事情看起来都不再那么完美--维舍尔认为是“客体的恶作剧”导致了这些事情。它们是我们潜意识里的行为者,我们无力抵抗它们。

  完美主义情结是内心经验的对象,不是大街上或公共场合遇到的。个人生活的幸福和悲伤都依赖于它们:它们是我们的守护神和财神,在火炉旁等着我们,但赞扬它们是宁静平和的是很危险的。当然,要判断完美主义情结的危险有多严重,我们就必须是医生。只有在看到自己和身边的人在道德与身体上都被完美主义情结所摧毁,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悲剧和绝望的痛苦,你才会感受到完美主义情结的深刻影响。

  星座分离了我们,对完美的追求使我们走到了一起

  对处女座人来说,追求完美的痛苦在白天淹没在其他东西之中,晚上则发出嘈杂的声音,赶走他们的睡眠,充斥他们的梦乡。如今,我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肯定,完美主义情结起因通常是创伤、情感打击等类似的东西,最常见的起因是道德冲突,而冲突根本上是由于人世间的不完美。

  处女座人到处都支持一切追求完美的运动。在所有这些运动中,他们都强调态度问题是运动的基本问题,不管这个问题的发展程度怎样。最后,处女座人到处都努力争取十二星座的团结和协调。

  处女座同十二星座的关系是怎样的呢?处女座不是同其他星座相对立的特殊星座,他们没有任何同全体星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他们也不提出任何特殊的原则,用以塑造完美主义的运动。处女座同其他星座不同的地方只是:一方面,在实现完美主义的运动中,处女座强调和坚持十二星座共同的利益;另一方面,在斗争中,处女座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

  因此,在实践方面,处女座是各星座中最坚决的、始终起推动作用的部分;在理论方面,他们胜过其余星座的地方在于他们了解完美主义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

  完美主义情结所指的路并不“高贵”,它是一条崎岖迂回的小道,常迷失于丛林中,还经常没把我们引向完美之境,反而是错过了完美。尽管如此,处女座人也不屑于隐瞒自己完美主义的倾向。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身体力行才能达到,为达到这个目的,他们甚至不惜挑剔和指责。让一切嘈杂、纷乱、无序在完美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处女座人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或许是朋友,人类获得的将是渐趋完美的人世间!

我来评论共有[5]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