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受到家暴的女性不选择离开呢?

心理分类-家庭婚姻   创作日期-2014/12/3 14:26:26   心灵咖啡   浏览次数-1475

  雷·莱斯殴打未婚妻丑闻发生的时候,人们的第一反应是表示强烈的愤慨。接着,人们的反应朝着家暴发生时一贯的套路发展了:“为什么雷的未婚妻不选择离开呢?”

  为什么受家暴女性不选择离开呢?

  我发现很有意思的一点是,一个更显而易见的问题却没有人问:“为什么男人会打他们的妻子或女友呢?”为什么这样的话题不会成为头条?相反,全都是关于女性的头条,像是“她是有什么问题吗……”诸如此类的标题。

  我在《别再无谓付出》这本新书中,谈到了不平等的恋爱关系和一些对身心有害的观念。虽然我不知道杰妮为什么选择继续跟雷在一起,但是二十多年来的社会工作和咨询过程中,我也见到过许多形形色色的情况。

  不健康的观念:

  ·不管发生什么,爱都意味着付出和牺牲。

  ·如果我能坚持下去,我就能修复这段关系。

  ·如果我能忽略我们之间存在的问题,那就不会再有问题。

  ·我需要适应这些状况。我需要做出改变,让情况得到改善。

  ·是我的错。

  ·我无处可去,我不敢离开他,谁能帮帮我?

  ·我只能学着忍受,但是情况会好转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们作为个体所做的许多决定和我们对自身角色的理解是有关联的。我们会无意识地接受一些观念,比如“要是不谈恋爱,你的价值就会打折扣”或者“女人的职责就是照顾人,”这些观念影响了我们的行为,并且自然而然地催生了一些不健康的、非常规的对待感情的态度。是的,无论人类进化到什么程度,这些观念始终存在。这些观念会慢慢地形成不健康的信仰,使得我们无法从坏境况中抽离出来。

  我不是在怂恿各位女性同胞在爱人生病或者重伤的时候抛弃他。我只是想说,无论你为另一半做什么,你的出发点都应该是健康的。

  一味付出的女孩往往会走入这样一种“死胡同”:为另一半牺牲,即便知道那样对自己没有好处,付出因此被赋予了特别的意义,可是结果仍然不如人意。这种牺牲行为是出于一种无力感,而不是爱情,就像上文提到的一些不健康的观念。

  创造有意义的联系。

  我热爱这种有意义的联系。不久前,我在打棒球的时候结识了萨拉。一开始我们聊的都是些孩子的话题,接着,我们聊了一些比较深入的话题。

  萨拉是一位漂亮的中年女性,人好又风趣,笑声爽朗。她女儿和我儿子一起打棒球,光听她的声音就能知道她对女儿的悉心栽培和殷切关怀。另外,她还有三个孩子,这简直令人钦佩。

  一天,萨拉告诉她家里出了点事情。她丈夫有严重的酗酒问题,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我建议她去戒酒互助协会寻求帮助和指导。

  下一次我再见到萨拉的时候,她说她去了戒酒互助协会,还说已经离开了她丈夫。她拐弯抹角地说发生了一些非常糟糕和危险的事情,为了家人的安全着想,她不得不带着四个孩子离开了。

  萨拉做了什么?

  萨拉在没有什么收入来源,几乎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离开了她丈夫。她因此不得不每天开2个小时的车前往位于郊区的母亲家里(她母亲的房子很小,萨拉的到来并未令她高兴)。接着,萨拉还得送孩子上学,自己去上班,接着再回到母亲家里。她和孩子要到晚上9点才回到家,然后孩子们还得做作业。之后,萨拉省吃俭用攒够钱买了一套公寓,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就睡在充气床上,后来才攒够钱添置了别的日常用品。与此同时,她还得努力工作和教育孩子。天啊!这是一位多么了不起的女性。她和她的孩子们肯定过得非常艰苦。

  萨拉目前尚未完全从家暴阴影中走出来。她在整个过程中没有被跟踪或者威胁,所以还算幸运的。是的,我用了“幸运”这个词。在家暴案例中,最危险的时刻便是女性选择离开的时候。另外,跟踪、威胁、人身攻击以及“我太对不起你了”这类的情感操纵在这些情况下屡见不鲜。女性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接下来,女性会面临求和、威胁、财务危机、时间所剩无几、情绪抑郁等状况,这些都会使得她们走上试图与施暴者重新开始的道路。一言以蔽之就是:算了,我投降!

  各位女性读者请注意了,下面是我要谈论的重点:

  萨拉有勇气进行反抗。对此我十分敬佩。有趣的是,她说她在决定离开的一个星期前,确实去参加了互助协会的12步小组讨论。萨拉告诉我说她相信团体的力量,有助于她下决心。她说她不知道这事是怎么发生的,但它就是发生了。团体的意义就在于此,它们拥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即使参与者一言不发,它们也能去帮助和治疗她。

  除此之外,萨拉还联系了一位顾问寻求帮助。向一位顾问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可靠且值得信赖的人寻求帮助都是明智的选择。另外,萨拉出于安全考虑没有留下来。萨拉身上有很多女性所没有的东西,包括工具、工作和她自身的勇气,正是这些东西才能使受害者走出困境。留下来并不意味着软弱,而是暗示了有些东西确实回不来了。自信、周围人的支持、和孩子们去一个安全的地方,甚至一辆到那儿的车都能给人以勇气。好消息是,受家暴女性还能向专业人士寻求帮助。(文/Cherilynn Veland,译/易夏殇)

我来评论共有[0]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